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 > 穿越小说 > 大燕欢歌 >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你为何不跪

苍井空中文字幕百度影音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你为何不跪

    既然沈欢不是这种人,那么他还去写什么反诗,而且还要在自己的印刷作坊留下把柄?

    这简直是可笑之极,沈欢也没有这么傻。

    那反诗又从何而来呢?

    封景珹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陷害这个词语。

    唉,看来有些人实在是太清闲了,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非要搞出一些事情来才舒服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封景珹面色变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泉,走,随朕去应天府看看,对了,这件事情既然涉及到了上官家和萧家,你去把上官然和萧翰墨也叫来吧!”

    “小的遵旨!”

    皇宫离应天府并不远,封景珹领着几人不多时便来到应天府后门,从后面进入后,来到了应天府大堂后面的偏房。

    透过偏厅的格子窗,封景珹第一次看见了那个传说中的沈欢,也是他很早以前就想见一见的沈欢。

    沈欢很高大,模样也相当俊朗,一头短发,上身穿着一件似乎叫衬衫的白色长袖,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养眼,与封景珹平时得到的消息大致差不多。

    呵呵,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就是冲杀三万倭寇,把黄鹤楼诗会和莫愁湖诗会给搞得草草收场的沈欢吗?

    封景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微臣见驾来迟,请圣上恕罪!”

    刚得到封景珹来应天府消息的应天府府尹吕孝慈大惊,急忙丢下手中的公务,忙不迭的跑到了偏房。

    不理把头磕得梆梆直响的吕孝慈,封景珹甚至都没有把目光从沈欢的身上收回来,直接把大手斜斜的一挥。

    “吕爱卿,你起来吧,既然你来了,那你与宋明祥一起去审审那个沈欢吧!”

    吕孝慈闻言心中剧震,要知道反诗虽然不是小事,但作为封景珹,他完全可以派出东厂和锦衣卫的人,不管是威逼利诱还是严刑拷打,总之,他只需要一个结果便是,哪里用得着亲自来应天府看具体的审讯过程。

    既然一切都于理不合,那封景珹肯定就不是真的在意反诗的审讯过程,而是在意大堂之上的某个人。

    再看了一眼旁边陪坐的上官然和萧翰墨,想起反诗的始作俑者沈欢,吕孝慈心中更加迷惑了起来。

    你说如果是上官然和萧翰墨两个老头要借此干掉沈欢好像也不像啊,你没有看见堂上那两个女人还含情脉脉的看着沈欢吗,再说两家真要整沈欢,那里用得着两个大佬拖上皇帝这么费劲?

    嗯,这样看来,圣上封景珹应该是不想杀沈欢了!

    吕孝慈作为一个在官场上斯混了多年的老油子,一下子便把其中的缘由猜了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微臣遵旨,微臣定当不徇私情、秉公执法,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,给无辜者一个交代,给京城的黎民百姓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!”

    吕孝慈应了一声,躬身出了偏厅,来到大堂之上时,上官若雪和萧如冰还在同宋明祥打嘴仗。

    见吕孝慈到来,宋明祥心中一阵疑惑。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还没有使人去禀报吕孝慈,他就来了呢,而且好像还是一副很心急的样子。

    难道这起反诗案真的是捅到了什么篓子,让吕孝慈不得不放开手中的事情马上赶来。

    “吕大人,你怎么来啦?”压住心中的疑惑,宋明祥让出了主位。

    在公案前坐下身子,吕孝慈朝宋明祥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上头想要知道案情的结果,让本官马上审讯,宋大人,你也一旁审审吧!”

    宋明祥点了点头,在公案右前方的一张短案前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了沈欢和他身后的几个女人,吕孝慈一时间不知道是该给萧如冰搬张椅子来呢,还是就让她站在哪儿。

    按照官职来讲,萧如冰比他官大,应该有一个座位,可这件案情又涉及到了萧家,那她也算是一个嫌疑者之一,在案情没有定论之前肯定是没有座位的。

    哎呀,管他的,吕孝慈决定装傻,一切都不管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吕孝慈把惊堂木拍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升堂......”

    “威武......”两边的差役把水火棍往地上顿了顿,齐声低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堂下何人?”

    这是应有的程序,沈欢知道,他暗自一笑。

    “草民沈欢,见过诸位大人!”

    沈欢刚说完,宋明祥阴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嫌犯沈欢,现在我们府尹大人审案开始,你为何不跪!”

    咦,好像有这一曲呀!

    两世为人的沈欢从来没有上过公堂,但电视上那种公堂之上的大官一拍惊堂木,下面的犯人就应该跪下的情形他大概还是明白一些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沈欢一个后世的铁血军人,他哪里还管什么跪不跪的臭规矩,哼,老子跪天跪地跪父母,凭什么给你们下跪?

    沈欢还没有来得及答话,后面的上官若雪便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宋大人,太祖《大诰》,凡有功名的读书人可以不跪,你凭什么让我加夫君给你下跪!”

    宋明祥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声道:

    “不错,太祖《大诰》是有此一条,可沈欢已经被国子监剥夺了秀才功名,早已不是读书人了,他凭什么不跪?”

    “剥夺了功名就不是读书人了吗?”

    上官若雪冷冷的一笑,“以我家夫君的才华,我们大燕朝的读书人给他提鞋都不配,他是不是读书人,也不是你宋大人一句话就能给否决掉的,不信你去街上问问,如果我家夫君都算不上读书人,那整个大燕朝恐怕就没有一个人敢自称他是读书人了!”

    偏房里,上官然一听女儿所言,脸色一下子便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唉,这句话打击面有点广啊,这一屋子里的人都是读书人呐,你这不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个遍了吗?

    这时,恰好封景珹望了过来,目光中带着几丝玩味,上官然只得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“圣上,小女不知天高地厚,让您看笑话了!”

    不想封景珹呵呵一笑,“上官爱卿,朕怎么觉得若雪那丫头说得好像有些道理啊!难道你做得出那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句子来?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圣上,微臣做不出来!”上官然苦笑着摇头。